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倚雯的星期天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倚雯的星期天
十八歲的倚雯,自孩童時侯,便已長得活潑可愛,至今更是出落得如花似玉,嬌同艷雪,確實芳卿可人。以她這樣出眾的美人兒,自是成為校裡男生的獵物。而倚雯雖是樣子清純可愛,然在她骨子裡,卻承繼了母親的遺傳,對性這方面,也為開放淫逸。雖然她和李家俊在校中已是公開的愛侶,話雖如此,倚雯也會暗地瞞著家俊,和其他男人在外鬼混,光是班上的男生,便已有數人和她有過關係。這日是星期天,剛巧家俊家中有事,一早出外去了,無法在身旁陪她,倚雯在家中坐得氣悶,心中氣惱,不知暗罵家俊多少次。她斜靠在床頭上,想著想著,腦裡忽地劃過校裡的學長楊舉祥,倚雯又想起數星期前的事來。楊舉祥比倚雯高一班,卻是校裡遊泳社的教練,在一次機緣下,竟給倚雯發現了這個俊朗的男生。當時楊舉祥正在校裡泳池教導學弟妹,正巧倚雯也約同家俊來遊泳,她才一進泳池,便遠遠看見一個身軀魁偉,腰圓膀寬的高大男子,細看之下,倚雯芳心不禁突一聲響,心裡暗道:「這個傢夥可帥得緊呀,比我的家俊還要強多了。」美目一動,視線已落在那男人的胯間,只見那裡高高的墳起一大包物事,牢牢的把泳褲挺得老高。倚雯這麼一見還了得,登時淫興大動,腦海裡只幻想著他的陽物,不知那話兒長成怎生樣子,還是和家俊一般,只是個卵大棒短的呆傢夥。當時楊舉祥見倚雯不住盯著他,心中暗喜。其實麥倚雯這個校花,他又怎會不知道,學裡早就傳開了。初時他在校裡向同學一探,便知道她早已有了男朋友,無可奈何,只得息了追求她的心。豈料今日,二人竟在泳池碰個正著,再見她不時把眼飄過來,怎叫他不喜出望外。楊舉祥是聰明人,光憑她那曖昧而帶著熾熱的目光,便知道倚雯也對自己頗有意思。一星期後,楊舉祥乘著家俊不在她身旁,便上前去搭訕,卻沒想到倚雯竟如此落落大方,非常健談,且是個薄底銅煲,一煮即熟。又過了兩天,倚雯瞞著家俊和他約會,情到濃時,二人竟找了間賓館,連夜大戰了一場。當晚倚雯才知曉,楊舉祥果然人如其名,那根陽具當真又長又壯,當天直把倚雯幹得一佛出世,二佛生天,其後回味無窮。倚雯今日悶得緊要,不禁又想起這根大陽具,淫心萌動,便給了他一個電話。楊舉祥豈肯錯過這機會,當下不住口應承,並約她在當日的賓館附近等待。下午二時,倚雯準時到達,但等了一會,已過了約會時間十多分鐘,仍不見楊舉祥的影子,正感不耐之際,突然手機響起,竟是楊舉祥的來電,說因突然有事,要遲四十五分鐘才能到達。若她不想四處走動,便自己先到賓館去,他遲一會兒便到。倚雯無奈,還好這間賓館是她和家俊去慣的,老顧客了,賓館老闆娘一看見她,便笑得四字口臉相迎,而倚雯和那老闆娘也很談得來,因此她和其他男人來此鬼混,家俊至今仍被埋在鼓裡。老闆娘要的是生意,自不多管閒事,況且這也是開賓館的首要條件。倚雯放下電話,心中雖然老大不滿,但想起楊舉祥這根快樂棒,又不肯便此而去。心想若不是他,而是家俊或其他男人,早就不管而去了。她想了一想,臉上不由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,背起皮包往賓館方向走去。進入了房間,強烈的陽光自窗外射進來,把房間照得光亮通明。這是倚雯和家俊喜愛的房間,除了有寬闊的浴室外,還有一張頗大的軟床,做愛之時,一晃一晃的,倍增情趣。倚雯坐在靠窗的單人沙發上,望向窗外,發了一會呆,便站起身往浴室走去。來到浴室,看見那偌大的浴缸,便想起自己和楊舉祥在浴缸大戰的情景,當時幹得真個天昏地暗,水花四濺,滿室呻吟大作,而那根大陽具,一記接著一記,插得又深又狠,現刻想起來,真是回味無窮,不由唇綻一線,微微笑了起來。想了一會,回身望向前面的大鏡,卻見一個清純美麗,長髮及肩的少女,正自嘴角含笑,盈盈的站著,這股自豪感,確令她心感滿足。她一面脫下外衣,一面想:「自己這副好身子,恐怕沒一個男人抵擋得來,乘著現在還青春漂亮,真要好好享受人生才是。」外衣已滑落到腰際,一個碎花白乳罩呈現在眼前,正把胸前一對不大不小的乳房包裹住,而這對人見人愛的美乳,也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,更不知讓多少男人玩弄過。倚雯自賞了一會,抓起脫下的外衣,徐步走出了浴室。倚雯在床尾坐下,軟床晃了一晃,她用手拍了一拍,心想:「好柔軟的床哦!難怪家俊這麼喜歡來這裡。」不由一笑,想起家俊,便想到他總是喜歡站在床尾處,像現在一樣,要我坐在床沿給他舔肉棒,吃他的精液。唉!男人就是愛這個,在這兩年間,也不知吃了多少男人的精液了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她突發奇想,暗叫道:「啊!是了,不知楊舉祥的精液是怎生味兒,一會兒總得嘗他一嘗。倚雯滿腦子裡,立時幻想著楊舉祥站在身前,挺著他那又長又粗的肉棒,而她竟伸出手指,用指尖假意點他的龜頭馬眼,卻點了個空,原來只是幻覺,笑著放下手來,暗罵自己真是淫蕩得太過了,不覺又笑了起來。倚雯雙手往後,支持著身軀,仰天坐著,一時百無聊賴,又想起校裡的男生來。曾經和她有過關係的男生,一一在她腦間滑過。點點指頭一算,連她自己也吃了一驚,除了家俊外,竟然有七個之多。當下一個翻身,俯身趴在床上,咬著手指,怔怔的望著窗外熾烈的陽光出神。暗忖:「單是學校裡面的男生,再加上家俊,便已經有八人了,還有上一年認識的小全,年初拜年時和表哥弄了一次。在一個月前,又和隔鄰馬先生幹了一場,這麼說來,享用過我身子的男人,加起來已有十一人了,真沒想到,我今年才是十八歲,便和這麼多男人好過,但我相信,若和母親相比,恐怕還相差好一大截呢!倚雯趴在床上想了一會,見楊舉祥依然未到,心想還是去洗過澡,先把身子弄得乾乾淨淨,然後才和他玩個痛快吧!便跳下床來,跑進浴室去。面對著浴室的大鏡,徐徐把碎花白乳罩脫掉,那對堪堪一握的美乳,馬上在鏡中躍現。乳房雖說不上大,卻渾圓挺彈,鮮嫩的乳頭,高高的豎立著。倚雯望著自己的乳房,情不自禁地用雙手輕輕托起,撚弄一下峰頂的蓓蕾,身子立時敏感地一顫:「哦!好舒服……待會兒得叫他好好給我弄一會才行。」倚雯便這樣站著,自撫了一會,才脫下身上的內褲,走進灑水浴室。溫適中的清水,不住在蓮蓬頭射出,打在她那又白又嫩的肌膚上。倚雯彎下身軀,首要是先把胯間的小穴好好清理乾淨,若給楊舉祥在舔弄時嗅出了異味,可大失情趣了。倚雯沐浴完畢,用大毛巾把身上的水珠抹乾,想起剛才在赴約途中,買了一條性感內褲和一件睡衣,心想不如穿上試一試,瞧一下是否好看。當下把毛巾包住了身體,跑出浴室來,從皮包掏出那條深藍色的綁帶內褲,緩緩穿上,低頭前後左右看看,果然穿上之後,極度性感迷人,心想:「若在家俊面前穿上,相信他定然感到驚喜,馬上性慾大增。」好不容易,時間已過了半小時,倚雯心想,楊舉祥也應該快到了,心裡雖是焦急喝望,盼他能快點來,但越是著急,便越感煩耐。來到窗前的單人沙發坐來,望著窗外的景物,焦急不耐之情,始終無法平服下來。倚雯百感無奈,心情煩悶到極點,便順手在沙發旁的小幾上取起一包小食,張口便吃。不知為何,煩悶時吃一些東西,心情竟然會大有好轉,尤其可口美味的食物。倚雯手口不停,登時吃得津津有味。不覺之間,一大包小食全落入她肚中。坐得無聊,纖手不停玩著內褲邊的帶子,才想起這條內褲是要穿給家俊看的,不能現在弄汙了它。褲除去,整個身子頓時一絲不掛,赤條條的全裸著。倚雯也懶得再披回毛巾,便這樣垂直著裸軀,躺臥在沙發上。等待情人,委實是一件心焦的事,更何況今日是瞞著男友出來偷漢子,那種心情,自然更感興奮,便因為這樣,楊舉祥遲遲不到來,心情又怎會馬上平息。現在倚雯的腦袋裡,想著的儘是一些男女之事,不免越是想,情興便越旺,她把雙腳擱在窗台上,微微分開雙腿,露出胯間那紅艷艷的嫩穴,雙指撥開兩片陰唇,徐徐抑擦內裡的嫩肉,當指尖按上那鮮嫩的陰核時,那股快感,猛地自四方八面飛來,不禁輕輕「啊」的一聲,呻吟起來,慾火更是難禁,伸出玉指,探到穴裡去,出出入入的抽插起來。忽地腦子一陣清醒,心裡一驚,要是楊舉祥突然闖進來看見,必定會給他取笑一番。這個還不打緊,就是怕給他看輕了,說自己是個淫蕩的女孩,那可還了得。想到此處,馬上停下手來。倚雯百般無聊,加上剛才一輪的自摸,情慾已到了沸點,為了平靜心頭的火焰,就裸著身軀站起來,雙手攀著大窗的玻璃,低頭往街上望去,也不怕給窗外的人看見,一心只盼能看到楊舉祥的蹤影。街上行人雖多,就是沒有楊舉祥的影子,她看了一會,心想正好閒著無事,乘著楊舉祥還沒來,倒不如把那件性感睡衣也穿來看看。一想及此,再打開皮包,取出那件睡衣跳上床去,連隨穿上,再低頭一看,在這件粉藍絲質的睡衣襯托下,兩條修長雪白的玉腿,更是顯得格外迷人。倚雯坐在床上,低頭打量身上的睡衣,心想這件睡衣果然性感迷人,若給楊舉祥看見,必定讓他看得口定目呆。想到這裡,越想越是歡喜,一骨碌的睡在床上,暗道:「那條深藍色的內褲,便穿給家俊看吧。而這件睡衣,就讓楊舉祥開一開眼界,到時看看他是何反應也好。想到開心處,臉上不由綻出一綹可愛的笑容。倚雯臥了一會,看看牆上的掛鐘,原來又過了約定時間了,看見床頭上的電話,便即爬起身過去,正想給楊舉祥一個電話。便在這時,房門聲響,楊舉祥已踏進房來。倚雯回頭一看,心中大喜,叫道:「你終於來了,等得人家好不焦急呢!」楊舉祥看見倚雯身上的睡衣,把她裹得更是性感迷人,不由大讚起來:「好漂亮的睡衣啊,快過來讓我看一看。倚雯見他稱讚,心中又是一甜,當下撲到他身上,雙臂一伸,已環上他脖子,笑問道:「真的很美嗎,你喜不喜歡?」楊舉祥把她柔軟的身子緊緊抱住,二人胸貼胸的雙擁著,均感一份異常的滿足感。楊舉祥答道:「當然歡喜,看來你是新買的啊。」倚雯點了點頭,仰起頭緊盯著眼前的男人:「我是特為你而買的,還擔心你不滿意呢?」楊舉祥心中感激,把她腰肢箍得更緊,低下頭去吻她。倚雯是箇中能手,自是明白他的心意,當即閉上美目,微微半張櫻唇迎接他。楊舉祥不費半分氣力,舌頭已深深闖進,兩條舌頭立時纏綣在一處,你吸我吮,打得異常火熱。楊舉祥嗅著她散發出來的體香,更為興動,大手禁不住移到她胸前,把她一邊乳房緊緊抓在手中,低嗚道:「哦!你的乳房真柔軟,原來你內裡什麼也沒有。」倚雯有氣無力道:「戴了乳罩,還不是給你脫去。啊……你握得我好舒服,輕輕的玩,不要那麼喉急嘛!」楊舉祥溫柔的玩著,邊玩邊問:「今日是什麼好日子,你忽地會找我出來,你的家俊呢?為何今日不來陪你?」倚雯道:「不要提他了,你再提起他,我馬上便走。」這一招卻是倚雯的絕招,向來無往而不利。她能和這麼多個男人發生關係,都是拜這一招之功。原來倚雯雖然本性淫蕩,但在人前,總是擺出一副清純文靜的乖乖模樣,使外人決計瞧不出她的真本性。而她和校中的男生鬼混,都會搬出這一招數來,說是和男友家俊反了臉,才鬧性子出來認識其他男人玩,偏要和家俊倒氣。外人又哪會得知這只是她的藉口,多半都信以為真,還慶幸自己飛來艷福。突然有美主動送上門,樂得享受一番。但每當那些人吃過知味,想要回味再來找她時,倚雯除非對此人心有好感,若不然,大多會這樣說:「你把我當成什麼,那日若非我和男友翻了臉皮,人家才不會和你亂來呢,現在我和家俊已經和好如初,又豈能再和你做那種事?」只要這招一出,當真厲害得緊,可說百試百靈。那些人聽後,多會大感沒趣,再不加癡纏,更不想開罪這個大美人,封了將來相好的門戶,只得垂頭而去。這時楊舉祥聽見,還道她和上次一樣,又和男友耍性子,便不再多說話,只想今日怎生享用眼前這個俏嬌娃。楊舉祥握玩了一會,突然雙指一夾,把她乳頭夾在兩指中,輕輕撚弄著。只見倚雯渾身一顫,低聲嗯了一下,半張的美目,立見潤光閃然,而那副迷醉的神情,直是美到極點。楊舉祥看得心頭火熱,一邊把玩一邊道:「家俊真是幸福,有你一個這樣漂亮迷人的女朋友,隨時都享盡人間艷福。」倚雯低聲道:「現在人家都在你手上了,你還不滿足。」楊舉祥見隔住一層衣衫,終究不到肉,便把手從她睡衣腳伸出去,手掌滑過她纖幼的腰肢,直攀上她的玉峰。倚雯把身子微則,胸口微微挺前,讓他能更多空間把玩,當楊舉祥把整只乳房包在手中,禁不住叫道:「好柔軟飽挺的乳房,真的不想放手。」倚雯也聽得火動,見他喜歡玩弄自己的雙乳,便主動背過身去,背脊靠在他前胸,接著提起他雙手,分別按上自己的一對美乳,低聲道:「倚雯這樣給你玩,還滿意麼?」楊舉祥自當滿意,還不停的大讚,說她肌膚何等滑膩,樣子可等美麗,聽得倚雯心裡甜絲絲的,甚為受用。二人站著弄了一會,陽巨祥再也抵受不住了,輕輕把她推開,說道:「我真的受不了,上床去玩吧。」倚雯也不拒絕,當先跳上床去,背過身子,徐徐把睡衣脫去。待得她回過身來,卻見楊舉祥正怔怔的盯著她,身上依然衣褲齊整,還沒開始脫衣服,不禁問道:「你怎麼了,這樣望著人家,還不脫衣服上來。」楊舉祥此刻才回過神來,吶吶道:「倚雯你實在太美了,我的魂魄也給你勾去了大半。」倚雯見他剛才的模樣,知他並非胡亂奉承,笑道:「真的,不是全都勾去麼?還呆什麼,快快脫衣服吧。」話才說完,倚雯自動仰倒在床,伸手拿過床頭櫃的果汁,細細喝了一口。放下杯子,側身臥著,目光到處,看見楊舉祥正在急不及待的脫去長褲,長褲落地,再見他雙手扣住內褲,往下一扯,內褲立時給他扯了下來,一根七八吋長的大陽具,登時朝天彈出,硬直直的挺在她眼前。倚雯乍見之下,真想喊出聲來,心道:「好厲害哦,原來他已經硬成這生模樣楊舉祥褪去身上的衣服,急巴巴的爬上床來,倚雯裸著全身,仰天臥定,正等待他直撲而下。豈料楊舉祥竟抓住他一條腿,高高的抱在手中,口唇貼到她足踝處,竟然吸吮狂吻起來。此舉大出倚雯所料,只覺足踝又癢又酸,接著腳指頭也給他咬住,還不停的在腳指蓬中舔弄。倚雯從沒試過這滋味,不由身子微顫,口裡呻吟起來,心想,原來自己的腳指也是這般敏感。這時,楊舉祥的嘴唇開始往上滑,吻過她修長光滑的大腿,終於來到那迷人的花洞口。楊舉祥雙手把她兩腿張開,一個嬌嫩誘人的寶穴,立時呈現在他眼前,只見兩片嫩膩豐厚的陰唇,已是濕潮滿佈,閃現著誘人的光芒。楊舉祥看見這個可人的肉蚧,那還按耐得住,當即雙指壓住花穴兩旁,慢慢往兩旁一分。花穴立即應手而開,圓圓的大張著,露出內裡鮮紅色的美肉,而另一個迷人的小洞,正自張合蠕動,不少花露從洞口緩緩滲出,便知曉倚雯早已情動難耐而倚雯也不害羞,大大的張開腿兒,把雙手放在頭頂,垂在床沿外,便這樣的仰臥著,任由楊舉祥盡情欣賞那塊神秘之地。當楊舉祥埋頭刮舔時,一陣難以形容的快感,突然直竄上她的腦際,接著早已發硬的陰核,已給他納入口中,還不時把舌尖頂撥。這股強烈的快感,立時教她大叫起來。陣陣快感仍沒過去,第二波又接著而來,一根靈活的舌頭,已然闖關直進,出入往來的上下挑弄。倚雯確無法再忍受這股折磨的快感,高聲喊道:「受不了,求你不要這樣,人家想要來了。」楊舉祥聽見,更加手口不停,著實施為,拿出百般手段去磨弄她,不用片刻,倚雯已難抵抗,終於長叫一聲,一浪接一浪的陰精狂噴而出,弄得楊舉祥滿口滿臉均是淫水。楊舉祥停下動作,擡起頭問道:「感覺如何,還滿意嗎?」倚雯略一回氣,微微笑道:「你這樣弄人家,丟得人家手麻腳軟了。」隨又看見他滿臉都是陰精淫水,不禁笑道:「看你,滿臉都是人家的東西,還不快快抹掉楊舉祥笑道:「這樣的佳品,抹去豈不可惜。」倚雯聽得心裡高興,便張開雙手,輕聲道:「伏在我身上,讓人家好好抱住你楊舉祥那肯不依,便即騰身而上,倚雯把他厚碩的身軀牢牢抱住,在他耳邊輕聲道:「你好厲害哦,人家愛死你了。你知道嗎,自從上次和你好過之後,便常常想起你,好想再和你狠狠玩一次,若不是我已經有了家俊,不能對不起他,所以一直來沒有找你。」「是真的嗎?」楊舉祥大喜,險些要跳了起來。倚雯看見他這開心樣子,微微一笑,伸手往下,握住他的大陽具,溫柔地套弄起來:「喜歡我這樣弄你的肉棒麼?」楊舉祥早已樂得不能出聲,只好不住地點頭。倚雯只覺手上之物,竟已硬得像鐵柱一般,且火燙炙手,心想:「這樣的大東西實在太可愛了,叫我怎捨得放手。」倚雯一面握玩,一面牽著他的手,放到自己的左乳上,在他頰上親熱地吻了一下,說道:「握住我,你不是說很喜歡玩倚雯的身子麼,你現在便盡情玩人家好了楊舉祥那會和她客氣,便即仔細把玩著,說道:「你的乳房很美,乳頭又紅又嫩,瞧來家俊也很喜歡玩他吧,說得對嗎?」倚雯點了點頭:「家俊有一個習慣,就是愛把人家的乳房作枕頭,要伏在我乳房上才肯睡覺。」楊舉祥歎道:「家俊真幸福。」倚雯又再吻了他一下:「我心裡也很喜歡你,這樣好嗎,若然今次我和家俊鬧反了,來做你的女友好吧,這樣你便可以日日和我玩了。但假若我和家俊和好如初,便只能偷偷和你見面了,可是你不能給家俊知道喔。」楊舉祥大出意料之外,喜道:「我當然不會對他說,只要有機會和你親熱,便心滿意足了。」倚雯心想:「這樣做雖然對不起家俊,但這樣雄偉英俊,陽具又長又大的男生,我又怎能輕易放過呢,對不住了家俊,誰叫倚雯是個淫蕩的女孩!」二人你握我搓,玩得越來越火動,倚雯向他微微一笑,說道:「你且躺下來,讓倚雯給你這根大東西舔一舔好麼?」楊舉祥喜不自勝,一個翻身仰臥在床上。倚雯爬起身來,蹲到他胯間,徐徐伸出玉手握住那巨物,上上下下的套弄了一會,問道:「舒服麼?」楊舉祥不停地點頭,倚雯雙手齊施,一手為他套弄,一手握住他的子孫袋,溫柔地撫摸著,直看見那個大龜頭冒出幾夥白漿,才朝他嫣然一笑,彎下身軀,把頭湊了過去。倚雯仍是不停手的套動,伸出丁香小舌,舔去馬眼的漿液,接著把臉貼上肉棒,感受一下肉棒的熱度,才在棒身來回舔吻一陣,又把舌頭在龜稜上打圈舔弄,把龜頭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,方張開嘴吧,把那碩大的龜頭含入口中。楊舉祥直美得兩眼一翻,高聲喊爽。倚雯見他滿意,口裡加緊壓力,間歇深插入喉,再拔將出來捋動幾回,繼而又放入口中,大肆吸吮,吃得唧唧有聲。這回楊舉祥可樂透了,伸手往前探去,握住她正垂在大腿的乳房。倚雯也相當識趣,把身軀移靠過來,好叫他玩得更順手。楊舉祥握住她一隻美乳,又揉又搓,只見倚雯的乳房不住在他掌中變形。而倚雯吃著男人的大筋,也感興動難耐,再加上楊舉祥的愛撫把弄,情慾更是愈來愈高。過得片刻,倚雯再顧不得矜持,吐出陽具叫道:「我好難受啊,倚雯好想要你,現在就給我好麼?」楊舉祥正在過癮,那肯就此煞車,遂道:「再舔多一會兒,若弄得我舒服,一會兒便好好的插爆你。」倚雯無奈,只好再把龜頭納入口中,賣力吸吮。這一回可苦了倚雯,小穴裡突然直癢到心肺,一股股的淫水,不停洶湧而出,沿著大腿直往下流。又過了數分鐘,她終究忍無可忍,停口叫道:「真的不行了,你便行行好,把你的大陽具插人家吧,我好想給你插啊。」楊舉祥也感到時侯了,笑道:「好,我來了。」倚雯聽見,也不待他出手來扶,便即仰身臥倒,自動張開大腿,只等那大陽具來插。楊舉祥蹲身在旁,雙手按上她膝蓋,把大腿再往兩旁分開,低頭見那穴口淫水滿佈,登時又感興起,忙把身軀橫移。楊舉祥挪身蹲跪在她身旁,中食二指突然插入她穴裡,而拇指卻按在她陰核上,不停的出入扣掘。倚雯如何受得來,只是呻吟大叫,側頭看見那根大陽具擱在眼前,也不思想,當即伸手拿去,握住使勁套弄。楊舉祥這手掘穴神功果真厲害,不消片刻,便聽得咕唧咕唧的水聲大響,倚雯的淫水隨著他的抽動,從穴裡狂噴飛濺,床單上立時濕了一大片。倚雯難以忍受,丟完一次又一次,低頭望去,淫水四飛,只覺他的手指刮著肉壁,那陣快感簡直不能形容。倚雯不停扭腰擺臀,弓起腰臀狂叫不息:「不行了,你快住手,再這樣下去,定要了人家的命兒啊。」楊舉祥笑了一笑,停下手來,身子移到她胯間,拿著肉棒在她陰唇來回磨蹭,就是不願進去。這時倚雯淫興過甚,又給他磨得騷癢難當,再顧不得羞恥,伸手握住他的肉棒,開聲求道:「快來吧,不要這樣折磨我好麼,把大肉棒插人家吧。」話還沒說完,便動手把那龜頭硬塞了進去:「用力幹我,快來狠狠的插倚雯,人家要你……」楊舉祥給那小穴口包箍住龜頭,只覺小穴又緊又窄,真個受用非常,當下也不打話,挺起腰桿奮力望裡插去,這一下直捅至底,把個小穴立時塞得爆滿。倚雯啊的一聲,叫道:「好大好粗的肉棒啊,這一下插得這麼深,脹死人家了。」楊舉祥問道:「美嗎?」倚雯點頭道:「好美,不要停下來,再用力抽插。」楊舉祥自當遵命,狠命狂抽猛插,倚雯美得頭搖身擺,不停地呻吟。大力闊斧的抽插了一會,陽巨祥忽地抱她坐起,彼此面朝面的坐著大幹。倚雯坐在他胯間,主動把身軀大上大落,感到肉棒不停在體內出入,實在美到極點。倚雯被他幹得淫情大動,捧住他的腦袋,把一邊乳房湊到他眼前,要他來吃。楊舉祥吃完一邊又到另一邊,不住口的交替吸吮,倚雯只知快感連連,雙手把他抱得又牢又緊,臀部急上急落,飛快的套弄著肉棒。過了一會,楊舉祥忽道:「倚雯,我想看看肉棒出入之勢,看你怎樣用小穴套著我的肉棒。」倚雯聽見一笑:「你這人好壞。」口裡雖這樣說,但還是把身軀往後仰,雙手支在床上,二人立即變成一個M字,而交接之處,卻清清楚楚落入二人的眼中。只見二人配合無間,每次一挺一退,頗為合契,眼看那根巨棒,不住在小穴裡來回穿梳,時隱時現,每一抽出,便帶著一股淫水往外飛射,當真淫褻之極。倚雯低頭看見,也不禁有點臉紅,但那根肉棒插在小穴裡,實在太也美妙了,大龜頭不停刮著肉心,簡直美到骨髓去,加上肉棒又粗又長,每記直抵花心,插得她又是疼痛,又感得趣,這種難耐的快感,卻又有另一番滋味。抽插數百回後,楊舉祥忽然停下動作,要倚雯伏跪在床,打算從後面肏幹。倚雯依言而為,把個美臀高高的豎起,還主動用雙手把玉股份開,露出那水汪汪的迷人寶穴。陽巨祥低頭望去,見穴口大張,腥紅的嫩肉一張一縮的,誘人之極,便即挺槍深深刺去。這回他用盡氣力,狂抽狠插,又快又勁。不覺又抽插了數百回,倚雯已被幹得頭腦森然,更不知丟了多少回,到得後來,忽覺楊舉祥動作加烈,倚雯知他快要射了,便把臀部著力迎湊,不用多久,楊舉祥喘聲大作,叫道:「快來了,我要射進去。」「盡情射吧,把你的精液全射給倚雯,射進我的子宮去!」倚雯回頭叫道。接著肉棒跳了幾跳,濃濃的熱精全射進深宮裡去。發洩完畢,二人渾身委頓,牢牢抱在一起,不停地喘氣。倚雯從沒嘗過這麼激烈的肉戰,一時軟得手腳懶動。楊舉祥回過氣來,叫她一起去沐浴。倚雯心知和他共浴,不免又要多手多腳,便道:「我沒氣力了,你自己先進去,讓我再休息一會兒,便進來。」楊舉祥無奈,只好自個兒跑進浴室去。倚雯軟倒在床上,回味著剛才的激情,沒想楊舉祥今次比上一回還要厲害得多,家俊和他相比,確實相差太遠了。想著之間,才發覺楊舉祥久久還沒出來,也不知他在浴室弄什麼東東,好奇心起,便跑到浴室去,才一進門,便給人從後抱住,倚雯回頭一看,那還會是誰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她回過身來,抱住他的熊腰,二人便這樣在門邊擁抱住,倚雯擡起頭來,望住他道:「這麼久還不出去,在這裡幹什麼?」楊舉祥笑道:「我在這裡回氣,待你進來再狠狠幹你一次。」倚雯笑道:「我才不信你這麼快又活過來。」說著伸手到他胯下,握住那陽物,見他不軟不硬的垂著,很是好玩,便道:「瞧來它還不行呢。」楊舉祥道:「只要你著力摸玩,保證很快又龍精虎猛。」倚雯向他甜甜一笑,握住陽具套弄了幾下,道:「我們到浴缸去好,再和你好好弄?」來到浴缸,楊舉祥先跨步進去,倚雯待他坐定,方背著坐在他身上。楊舉祥雙手圍上她腰肢,只見倚雯提著他雙手,引到雙峰處,說道:「握住我乳房,不準你放手」楊舉祥笑道:「你這對乳房又軟又挺,誰捨得放手。」倚雯在他身上朝天仰倒,低頭望著他撫玩自己的乳房,只見一對美乳,在他的把玩下,晃來晃去,不住變動著形狀,她不禁看得慾火漸萌,低聲道:「你比家俊還會弄呢。」楊舉祥問道:「是了,家俊的肉棒可有我的大?」倚雯搖頭道:「沒有,你是我見過最粗最大的一個。」「你見過很多男人的陽具?」楊舉祥犯疑起來。倚雯自知漏了嘴,隨即道:「是啊,恐怕有一二百根了。家俊時常和我一起看色情影碟,日本頭的肉棒,瞧來還沒一根及得你呢。」楊舉祥登時釋然,雙手托住那對美乳,肆意玩起來:「原來這樣,你時常和家俊這樣弄吧?」倚雯笑道:「你喝醋麼?」楊舉祥道:「這個是少不免,想起你和家俊幹穴,心裡又怎會舒服。」倚雯道:「家俊是我的男朋友,我給他幹,給他玩,都是天公地道之事,若說心中不舒服,應該是家俊才是,要是給他看見我被你幹,也不知他會怎樣。」楊舉祥道:「你便索性和他分手,做我的女朋友好了?」倚雯道:「待我想一想,但現在不說與你知。」楊舉祥把手放到她胯間,在她耳邊道:「架起雙腿,給我好好摸一回。」倚雯依言照做,楊舉祥手指得到自由,便即發動指功,狠命挖掘起來。不用一會,倚雯已經淫水長流,口裡呻吟不絕,體內的慾火,開始猛然上升。楊舉祥一手玩著她乳房,一手狠命狂掘,立見水花四濺,倚雯再也受不住,忙翻過身來把他抱住,叫道:「快來幹我,人家又想要你的大巨棒。」楊舉祥說道:「我還沒硬起來,又怎幹入去。」倚雯無奈,伸手握住陽具套動,看他能否早點硬起來。楊舉祥牢牢抱住她,低頭吻上她小嘴。倚雯擡頭配合著他,邊吻邊把弄那根巨物。二人擁吻了一會,楊舉祥放開了她,說道:「給我吃吃你的奶子吧。」倚雯聽見,也不多言,便即挪高身軀,把個美乳湊到他口中。楊舉祥先舔了一會兒乳頭,才用力地吸吮,一時吃得唧唧有聲。倚雯垂首望去,看見他不停地狂吸猛吮,一對乳頭,已興奮得發痛,就這樣弄了一會,倚雯發覺他的肉棒已漸有起色,心中一喜,加多兩分勁度,再套弄得百回,肉棒已經硬如鐵石。倚雯道:「他已經硬了。」便握住龜頭對準小穴,沈身下坐,肉棒應聲而入,直沒至根。「啊!好舒服,真想天天給你幹。」楊舉祥道:「你便做我的女友吧,這樣不是可以麼?」倚雯道:「好吧,我便做你半個女朋友,一半給你,一半給家俊,早上給他幹,晚上給你幹,你說好嗎?」楊舉祥自然知她說笑,只好不出聲。倚雯這時直起身來,自動坐著上下套動,胸前的美乳隨著動作上下晃動,楊舉祥看得興動,伸前雙手各握了一隻。倚雯三點受擊,更是淫興大增,叫道:「真的好舒服,人家愛死你這條大陽具了。」楊舉祥把他扶出浴缸,叫她雙手按在缸邊,從後面插進,這回二人在浴室花招百出,從浴缸戰到地上,再由地上弄到洗手台,直弄了半小時方完滿結束。這回楊舉祥終於感到全身乏力,首先走出浴室,軟倒在床上。倚雯單獨留在浴室,再次把身體洗個乾淨,才走出浴缸。倚雯用浴巾抹淨身上的水珠,來到大鏡前,慢慢把浴巾圍在身上。這時她看著鏡上的自己,而鏡中的少女,真是長得天仙般漂亮,又多麼清純可愛啊,但又有誰會知,這個人見人愛的少女,內裡卻是如此淫蕩,背著自己的男人,不時想出來和別的男人鬼混。倚雯打理一下頭髮,心想,過了青春無少年,得好好把握現在,加上自己青春美麗,要多少男人便有多少,又何須只守在一個人的身邊。她想通這點,不由開心笑起來。當她走出浴室,發覺楊舉祥裸著身軀,早已沈沈睡去,她坐到床邊,喝了一口水,回頭往楊舉祥看去,見他那根陽具雖然軟弱無力,橫橫擺在腿側,但仍有四五吋之長,這等好物,確實不是常見,禁不住伸手過去,握住軟物撫玩了一會,心道:「好吧,見你天生這根好寶貝,打後便再和你多玩幾次吧。」接著坐起身來,開始穿回衣服。當她穿戴完畢,坐在沙發的扶手上,望見楊舉祥依然未醒,心想:「便由得你在這裡睡吧。」看看腕表,快到五時了,家俊相信已經回家了,倒不如現在去找他,說不好還會和他再大戰一場呢。」便回頭向床上的男人笑一笑,低聲道:「我走了,下次再和你玩過。」話後提起皮包,開門去了。